闲来无事,扯扯〇

Menu Add

闲来无事,扯扯〇

小白痴

47 weeks

Ol的人气确实不如以前了,偶尔回来看看,都是些招聘、求偶、代购之类的帖子,新文少了,吹牛b鼓luan子的人也聚不起来了,甚至连骂架的人都凑不够一桌了,也不怨的车钥匙兄弟说关了算球,难为宝玉哥哥了。 说起来,我又想起自己上学那会儿啦,这人上了年纪就是喜欢念旧。旺园公寓刚刚迎来它的第一批住户,新房子住着总是透着股新鲜的喜庆,这喜庆也遮住了这新大楼还没有门厅、没有院子、没有大门的破败,各种装修垃圾胡乱堆在过道和楼梯间里,发被褥钥匙的、卖脸盆拖鞋的、送孩子上学的、推销西装布料来骗钱的,各色人等混搅在一起,把这旺园的...

Ol的人气确实不如以前了,偶尔回来看看,都是些招聘、求偶、代购之类的帖子,新文少了,吹牛b鼓luan子的人也聚不起来了,甚至连骂架的人都凑不够一桌了,也不怨的车钥匙兄弟说关了算球,难为宝玉哥哥了。

说起来,我又想起自己上学那会儿啦,这人上了年纪就是喜欢念旧。旺园公寓刚刚迎来它的第一批住户,新房子住着总是透着股新鲜的喜庆,这喜庆也遮住了这新大楼还没有门厅、没有院子、没有大门的破败,各种装修垃圾胡乱堆在过道和楼梯间里,发被褥钥匙的、卖脸盆拖鞋的、送孩子上学的、推销西装布料来骗钱的,各色人等混搅在一起,把这旺园的“旺”字衬托的还真像那么回事儿。

那时候的工大,求实路还是一条布满了沟壑的大坑,去上课跟长征似的,一路跋山涉水跳大坑;关于求实路的故事我还依稀记得,某某女晚上洗澡归来,路过该路某民工帐篷被拖了进去……真假与否无人深究,就图个说起来刺激;说这条路一米的造价成本1万元,东西总长800米,给当时还没有金钱概念的我惊到咂舌,心想这地下难道埋了有1万块硬币?

西门口跨劳动南路的天桥不知道是因为非典修的,还是本来就有规划,只记得它刚修起来的时候没什么人愿意走,直接穿马路太方便,后来非典封校,直接用蓝铁皮把天桥的两端给建成了封闭通道,像是下了飞机走的廊桥,那段时间晚上想吃个天桥下的米线可算是费劲了周折。

介个刁孩

47 weeks

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OL上。

小白痴

47 weeks

竟然无言以对
#2介个刁孩:
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OL上。

天*外*飞*仙

46 weeks

篮球馆那,白天是菜市场、晚上是电影院,青砖的台阶,2块钱一张票
看我看一眼吧 莫让红颜守空枕;青春无悔不死 永远的爱人

feisin90

36 weeks

咱两应该是一届的,第一批入住旺园!上课,尤其吃饭真是费力,走路走老半天!买自行车吧,没法停车,安全性更是极差!还是羡慕住校内的同学!

该账号已注销

36 weeks

哪一年的事啊?就记得那个时候旺园楼后面的饭馆很便宜。西门好几个很大的网吧
。。。

传说狼

36 weeks

看楼主描述,应该和我一级进校的
黑夜, 你肆意的放纵思想, 任它驰骋在荒凉的城市。 我站在生活的肩膀上, 向你大声呼喊, 跟随追逐自由的狼。 与狼共舞请QQ:79082418

小白痴

34 weeks

旺园楼下的网吧成了楼上学生公寓的娱乐层,那时候6楼往上是宿舍,5楼往下是商铺,电子市场、网吧名字忘记了,反正大半夜睡不着的,踢着拖鞋,穿着大裤衩,成群结队下几层楼就直接进网吧pk反恐了,每个宿舍一个队,在网吧里肆无忌惮地叫嚣……

昆仑的昆

34 weeks

怀念旺园楼下的串串和煎饼

小白痴

34 weeks

我怀念油泼面。
#9昆仑的昆:
怀念旺园楼下的串串和煎饼

沉默的狙击手

34 weeks

今天来回120公里就为了吃碗biangbiang面+肉夹馍,入口的一瞬间内牛满面,太TM不容易了

小白痴

33 weeks

端午节专门去西安看了看西工大的大门,校园里转了转,门口的永明岐山面居然还没关张。
#11沉默的狙击手:
今天来回120公里就为了吃碗biangbiang面+肉夹馍,入口的一瞬间内牛满面,太TM不容易了

@@@@@

32 weeks

貌似西门口天鱼网吧,东门口华意网吧,东大镇登录网吧、小蚂蚁网吧

传说狼

32 weeks

电子市场上面的天鱼、快艇网吧。
黑夜, 你肆意的放纵思想, 任它驰骋在荒凉的城市。 我站在生活的肩膀上, 向你大声呼喊, 跟随追逐自由的狼。 与狼共舞请QQ:79082418

小白痴

2 weeks

对对对,就是这个,没毛病。
#14传说狼:
电子市场上面的天鱼、快艇网吧。

西工大的人

1 week

楼主你丫的帖子都一年了。。。也就这几个人~~顶你个肺一下!!唉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Hebrew

1 week

看看自己帖数。。表情

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