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的榨菜坛子

Menu Add

母亲的榨菜坛子

喀秋莎~

5 weeks

偶然看到朋友圈邵阳榨菜的帖子,不禁想起母亲的榨菜坛子。 小时候的七月,远远没有如今的物质丰富。记忆中这个季节的餐桌常常是荒芜的,南方多雨,赶上梅雨季节里连降几天暴雨,淹了通村的公路,淹了过河的小桥,和母亲的菜园,也是常有的事儿。那时的我尚看不出母亲的焦虑,只见她撑着伞,穿着长长的雨靴,扛着一把铁锹,从一块田走到另一块田,开沟放水,尽量多抢救些经济作物。淹水对我最直接的影响就是,菜园里的青椒、茄子、豆角、西红柿、黄瓜等等每天必吃的蔬菜没有了,这些都是四五月份种下去,经过几个月的酝酿才刚刚长出果实,如果不淹水,...

偶然看到朋友圈邵阳榨菜的帖子,不禁想起母亲的榨菜坛子。

小时候的七月,远远没有如今的物质丰富。记忆中这个季节的餐桌常常是荒芜的,南方多雨,赶上梅雨季节里连降几天暴雨,淹了通村的公路,淹了过河的小桥,和母亲的菜园,也是常有的事儿。那时的我尚看不出母亲的焦虑,只见她撑着伞,穿着长长的雨靴,扛着一把铁锹,从一块田走到另一块田,开沟放水,尽量多抢救些经济作物。淹水对我最直接的影响就是,菜园里的青椒、茄子、豆角、西红柿、黄瓜等等每天必吃的蔬菜没有了,这些都是四五月份种下去,经过几个月的酝酿才刚刚长出果实,如果不淹水,可以从六七月吃到九十月份,割了一茬要不了几天又长出一茬,直到新鲜的萝卜秧子和红薯端上餐桌。淹死了就没有了。

母亲有一门腌菜的好手艺,她常常赶在淹水之前,把吃不完的新鲜辣椒用盐渍好储存起来,即便来不及储存辣椒,也还有上年储备的几坛子腌萝卜,大人们不用炒菜,就着萝卜干也能吃几碗米饭填饱肚子。母亲乐善好施,不会腌菜的主妇们隔三差五找她谋点腌萝卜,她也乐于分享,因此获得不少美誉。那年的我,没有想过一年四季摆上餐桌的腌萝卜,我当时连筷子都懒得动的腌萝卜,成了这辈子最苦的念想,我还想吃的年纪,一口都吃不上了。

萝卜有股子从土里带来的辛辣味,小孩不喜欢,这也是我连筷子都不动的原因。我倒是喜欢吃母亲腌的榨菜。喜欢到什么程度呢?自从榨菜球被从地里收回来,就变的格外期待,放学回来时不时的跑去问母亲,妈你今天把榨菜洗了么?腌了么?直到得到肯定的答案,又掰着指头数,第一天、第二天、第三天……妈今天可以开坛子了么?终于吃上那一口新鲜脆响的榨菜,整个人都精神了。有时家里买了肉,母亲便切一点碎肉,拌上辣椒和榨菜一起炒,酸爽的辣椒和浓香的榨菜,那都是少年的我最经典的美味佳肴了。

榨菜的腌制方法和萝卜不一样,萝卜是要洗净、切块、晒干,再拌入辣椒和盐,装坛,用报纸稍微封一下坛口即可。有几年母亲用同样的方法腌制榨菜,取出来却是怏怏的,没有保存住菜的鲜味。后来不知道从哪里听说,腌榨菜的坛子需要用泥巴封住坛口,完全密闭,隔绝空气,这才腌制了一坛可以从秋天吃到第二年春天的好榨菜。

如今的好生活就不用多说了,记忆深处还是缺衣少穿的年代,用智慧和等待盼来的小幸福。

PPTX

5 weeks

长文应该有个摘要。
#1喀秋莎~:
偶然看到朋友圈邵阳榨菜的帖子,不禁想起母亲的榨菜坛子。 小时候的七月,远远没有如今的物质丰富。记忆中这个季节的餐桌常常是荒芜的,南方多雨,赶上梅雨季节里连降几天暴雨,淹了通村的公路,淹了过河的小桥,和母亲的菜园,也是常有的事儿。那时的我尚看不出母亲的焦虑,只见她撑着伞,穿着长长的雨靴,扛着一把铁锹,从一块田走到另一块田,开沟放水,尽量多抢救些经济作物。淹水对我最直接的影响就是,菜园里的青椒、茄子、豆角、西红柿、黄瓜等等每天必吃的蔬菜没有了,这些都是四五月份种下去,经过几个月的酝酿才刚刚长出果实,如果不淹水,...

你是谁的影子

4 weeks

大棚菜吃多了,好想吃农家自家菜。看个帖子都能馋嘴~
坚持努力,还要思考。

登录